PH

懒人梁封,自给自足。

「蓝叶 霍比特人paro」一步之遥

终于找到了XD
果然不枉费我抹了图
不过为什么隐约有BE的感觉啊不开心x

君归之日:


*不会圈人,总之是@麟家末子单字名卿 你要的文
*虽说是是蓝叶但是如果写成叶蓝纯属不可抗力因素「喂
*蓝河精灵,叶修霍比特人设定,设定不是我想的要揍去揍@麟家末子单字名卿「喂
*短篇但是一发完结臣妾是做不到了,争取两发完结
*然后一贯的,小学生文笔,OOC慎,重说三什么的当我说过三遍就好了
*千万不要问我为什么画风这么奇怪



"后来..."
"后来王子和公主幸福地生活在了一起,故事结束,"卢瀚文嘟着嘴打断,语气有些不满,"我又不是女孩子,为什么要给我讲童话故事啊。"
我又不是保姆,为什么要被拽过来讲睡前故事啊,蓝河无奈地想着,说:"那你想听什么?"
"给我讲讲屠龙者吧,"卢瀚文见不用再听童话便显得活泼许多,"那个屠龙者,那个霍比特人。"
"屠龙?"蓝河愣了愣,觉得喉咙有点发紧,再次说出那个名字时有一丝恍惚,"叶...修...吗?"
恍若隔世。
"不然还能有谁?"卢瀚文干脆翻了个身,支着下巴看着他,兴致勃勃地说,"快讲讲快讲讲。"
蓝河看着他期待的眼神,叹了口气,踌躇了一下,似是在组织语言,再开口时嗓音干涩得令自己都诧异,"在大陆的西方有一个国家,"顿了顿,"叫..."然后又停住。
"怎么了?"在一旁坐着的喻文洲皱了皱眉问道。
蓝河对他勉强扯了个笑示意自己没事,然后又转过身给卢瀚文讲:"叫...夏..."又一次停下来,只觉得胸口被压了什么似的,呼吸都是难受。
最终还是没能说下去,几乎是落荒而逃地离开房间。
"蓝河今天有点奇怪啊,"黄少天看着蓝河离开的方向对喻文洲说,"就算是嗓子不好,跟我们解释一下就可以了啊,也不至于要像逃荒跑掉一样吧,说实话我有点受伤诶毕竟我们又不是什么洪水猛兽..."
"谁敢说精灵族的王后是洪水猛兽呢?"喻文洲微笑着打断了黄少天,"他有心事,让他自己好好想想吧。"

蓝河知道自己这样很不成体统,这与他一贯的行事风格不符,他本一向是稳重而得体的。
也是因为他的稳重,精灵王喻文洲当年才将他编入屠龙远征队,并将相关事宜全权交予他负责。
而那正是他们所谓宿命的伊始。

霍比特人叶修因为他的屠龙事迹而为世人所熟知,以至于家喻户晓且被编入了各色睡前故事中,但早在他参与屠龙之前便已是声名在外了,至少对于各种族的高层来说是这样的。
十年前的夏尔清静而与世无争,虽然如今的夏尔亦然,但因为叶修的缘故总是有各种族的游客前去拜访,而十年前则不然,那时的夏尔,山清水秀,晨曦时安静得只听得到山间的鸟鸣声,那是蓝河对于这片沃土的第一印象。
十年前他于一个清晨来到夏尔,成为了第一个前来拜访叶修的精灵。
之所以说是第一个精灵而非第一个外族,是因为在那之前有一名人类曾去找过他,抢走了他一张名为一叶之秋的游戏卡牌,然后成为了有史以来第一个被霍比特人暴打的人类。
而这也是叶修在各族高层中成名的原因。
那人类是一名在国内颇负盛名的骑士,后来也被选入了屠龙远征队,再一次与叶修相见。
不说也罢。
总之十年前蓝河敲了敲叶修家的门,然后站在门口等待着热情的霍比特人邀请他进屋。
门开了,热情的霍比特人叶修站在门口抬头打量了他两眼,然后吸了一口烟斗,用烟斗指了指门外:"外面聊去吧。"
...不这和故事里说的霍比特人不一样QAQ
不过后来蓝河仔细回想了一下那个屋子天花板的高度,觉得叶修其实还是挺贴心的。
"让我参加屠龙远征队?"叶修躺在摇椅上有些好笑地看着他说,"你让一个霍比特人去屠龙?"
"一个好战的霍比特人,"蓝河提醒他,"你曾经单枪匹马打败了孙翔。"
"可孙翔又不是龙,"叶修耸耸肩,然后又吸了一口烟斗,"而且不管怎么说我还是个霍比特人。"
蓝河觉得有点头疼:"你到底怎么样才会去?"
"怎么样都不会去,"叶修斩钉截铁,"对于一个霍比特人来说抽抽烟打打牌就是最美好的生活,虽然我最喜欢的那张牌被抢走了。"
"那这样你看行不行,"蓝河提议,"你要是参加了,屠完龙回来我把我收藏的索克萨尔送你,"说完看了看叶修的脸色,又忍痛割爱地补充,"还有夜雨声烦。"
夜雨声烦可是他最喜欢的一张牌了!不能再讨价还价了!他用眼神警告叶修。
叶修看了看他的表情,说:"再加一包黄鹤楼。"
"黄鹤楼是香烟,你不是用烟斗的吗?"蓝河下意识地反问,然后反应过来,"都说了不能再讨价还价了的。"
"顺便因为我穷,出门在外求包养。"叶修无视了他的话,云淡风轻地说完后回屋。
剩下蓝河站在门外一愣一愣的。
被打败了QAQ
————————————tbc——————————
电脑坏了拿去修然后用pad码出来的我是不是很敬业「一本正经
因为拿pad码所以完全不知道字数,如果太短了的话。。。凑合看吧「喂

评论

热度(12)

  1. PH君归之日 转载了此文字
    终于找到了XD果然不枉费我抹了图不过为什么隐约有BE的感觉啊不开心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