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

懒人梁封,自给自足。

【蓝叶 霍比特人paro】一步之遥

等了一个月(好像不到?)终于更新了orz说好的短篇好像要变中长篇了?算了我什么都没说不立FLAG.

君归之日:

*两发完结可能也做不到了【请叫我FLAG小能手
*画风继续崩


 


02
作为已经活了数百年的生物,蓝河不得不承认他已经很久没有如此心累过了。
“我们是去屠龙,又不是去野餐,”他无奈地看着在精灵种植的一干果蔬中认真挑选着的叶修,忍不住说,“你不会是想诓我们


这里的蔬菜吧?”
精灵居住的环境好,这片土地生长的万物都带些灵性,非要比较的话或许确实比夏尔的蔬菜品质高一些,但从古至今也从来没有


霍比特人会丧心病狂到要来偷精灵种的菜。
不过仔细想想,如果是叶修的话,这个理由好像挺可信的。
“怎么会呢,”叶修无所谓地耸耸肩,手指在蔬菜间游移着,这双手即便放在整个中土也算好看,“——但毕竟屠龙和吃饭又不


耽误。”
“路上要赶时间,估计没法做饭吃。”蓝河强调“赶时间”三个字。
叶修疑惑地抬头:“为什么要赶时间?你还怕去晚了龙先被其他人弄死?”
“...”这么一想,似乎还很有道理...个毛啊...“路上可以吃精灵饼干。”蓝河提出折中的办法。
“光吃干粮不会腻的吗?”叶修说着,又挑出一把颜色清亮造型美观的植株,“这是什么菜?夏尔没有种的。”蓝河很顺利地被转移了注意力:“那个啊,那个是二三十年前一个花匠培育的,华而不实,一般只在宴会上摆着好看,我们做饭都不...”然后突然想起自己的本意并非要给人当百科,而是想说服叶修为了赶时间不要在路上做饭吃,于是声音渐渐地弱下去,有点懊恼地看了叶修一眼。
叶修却毫无所觉一样,他听得很认真,听到最后一句话后指尖在那株漂亮的植株上停顿了一下,然后把它拿起放进菜篮里。
“...现在我确定你是想诓蔬菜了。”蓝河面无表情地说。


屠龙远征队的其余队员尚未聚齐,精灵王便邀叶修在瑞文戴尔小住一段时间。
而选择居住处所的任务毫无以外地又落在蓝河头上。
蓝河带着叶修游览一处处可供栖息之处,精灵们居住的房屋大同小异,线条冷硬的白色大理石建筑,在朝阳照耀或落日余晖之下都显得熠熠生辉,仿佛镀着华丽的金边,一板一眼有如宫殿一般的屋室,弧线完美的门洞下垂着薄如蝉翼的丝纱。
都和夏尔的不同。
“我住那个吧。”叶修于是随手一指,细长的手指在空中虚虚晃了一下,蓝河的目光顺着他指向的地方看去。
哦。
呵呵。
“怎么了?”叶修转头看了看他,有点奇怪地问。
“没什么,”蓝河也转头,似笑非笑,“那是我家。”


精灵口中的“一段时间”或许不能按通常的时间来换算,对于拥有永生的生物来说,几日乃至几年,都不过弹指一挥的时间,如同他们在瑞文戴尔皇宫中那座由绿松石铺就的观星台上观赏到的,中土天空上升起绽开的绚烂烟花那般短暂。
屠龙远征队其他人尚在忙着自己的事情,而精灵王要做的事就是等他们各自完成自己的事业,譬如矮人肖时钦正研究着珠宝和机械,人类孙翔还钻研着能打败叶修的招数,而西方的游侠,拥有远长于普通人类却又并非永生寿命的周泽楷,据说已经派了三波精灵去协商了,可这些精通从矮人语到兽人语的精灵们却无一不表示他们无法与周泽楷沟通,现在正动身去寻找世上唯一可以和周泽楷交流的生物——生活在中土边陲城市的人类江波涛。
“这个边陲城市在什么地方?”叶修随口问了一句。
“中土的极南地区,”蓝河指着面前摊开的牛皮地图的一块边角,“在地图上就是这里。”
“...”叶修难得无语了一下,“从他那里,”他指了指刚刚蓝河点到的地方,“到周泽楷那,”他又指了指周泽楷所在的西北方向,“再回到这里,”他最后指了指地图上瑞文戴尔的位置,然后抬头认真地问蓝河,“大概要几年?”
蓝河也认真地想了想,诚实地回答:“不要几年,不过要找到他比较麻烦,据说他隐居多年,一直避不见人,已经很久没有人见过他了。”
叶修又沉默了几秒,然后问:“我这辈子还能回到夏尔吗?”
“瑞文戴尔这里可以延缓生命的衰退,你不用担心这个。”


后来蓝河才知道,那时候他说的话,叫做立FLAG。
叶修没能再回到夏尔。


但当时谁也没有预见未来的能力,精灵的博学仅限于在已发生的事件上,唯一有预言能力的王杰希尚在帮人类国的王子高英杰打扫屋子。于是叶修听到蓝河如是说,便真的安下心来。
目光也从桌案上的地图上移开,环视一周,最终定格在屋内偏僻的一隅。刚刚仿佛一直未曾注意到,柔和而悦耳的音符淌出之处,声音与林间风声交相呼应,温和婉转。
“那是竖琴,很好听吧,”蓝河注意到他的视线,笑了笑说,“这里多数精灵都爱听竖琴的乐曲,”他神情间渐渐透出追忆,好像回味着什么,“这首叫‘晨曦’,再过一会应该有一首‘盛放’,都是竖琴曲里的名曲。”
叶修没有回应,他静静地听着那乐曲,霍比特人对于音乐那与生俱来的天赋在一瞬间融入了他身体的每一个细胞,然后他冲蓝河挑了挑眉,问道:“想不想听听霍比特人的曲子?”
蓝河一听也颇有兴致,叫停了正在奏乐的竖琴手,然后一边在各类乐器中翻找一边问:“你用什么乐器?我觉得是不是小号比较合适,不过圆号好像也...”声音一下顿住。
叶修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只口琴,精巧的银色乐器抵在唇畔,有点嘲弄地看着他:“你见过谁一边种地一边吹小号?”
蓝河:“...”
叶修吹得同样是那首“晨曦”,凭着刚刚对乐曲的记忆,却又多了一分自己的理解,和缓悠扬的曲调在他的演奏下变得轻快欢脱,如果说之前的旋律表现的是瑞文戴尔的晨曦,柔和中透着高贵典雅,那现在变成了夏尔的清晨,山间的鸟鸣,石间的泉水,和绿叶梢的露珠。
那是一幅与蓝河日常所见截然不同的画面,他一时也觉得新奇,便手肘撑在桌上,专心地听起来。
窗外阳光洒金屋中,映上这画面,岁月静好。

评论

热度(10)

  1. PH君归之日 转载了此文字
    等了一个月(好像不到?)终于更新了orz说好的短篇好像要变中长篇了?算了我什么都没说不立FLAG.